星瑞

一蓑烟雨任平生

刚刚刷文一时爽……首页被自己刷屏了……心情复杂

顺便提醒一下关注我的小伙伴,我这人贼喜欢用小蓝手,一言不合就刷屏……所以最好把我给屏蔽掉……orz

【KG江周】等价暗恋

等价暗恋
kg游戏,校园paro双箭头,台词为“你好,搞对象吗?”
为了赶稿放飞自我的产物,本来想让剧情接上……然后我放弃了。瘫死
部分梗来自@题库 知己三十题

1.
“你好,搞对象吗?”
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时正在午休,他趴在桌上做着梦时,却突然听到了江波涛的声音。
“好啊……”他一边迷迷糊糊的想着,一边换了半边脑袋继续趴着睡。
这梦真不错,他想

2.
等到周泽楷睡醒的时候已经上课了,在学校震耳欲聋的铃声中,周泽楷愣愣的看着自己右前方的江波涛,刚刚是不是梦到他对自己表白了?

他摇摇头,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哪有那么巧,自己喜欢的男生刚好也喜欢自己呢?

3.与偶像剧完全不同的初遇
周泽楷第一次对江波涛有印象其实还挺早的。

那是刚开学的时候,班主任让想成为班委的同学到办公室报名。

“你们都想干些啥啊?”班主任转着笔,问向围了自己一圈的少年们

“纪律委员”
“文娱委员”
“卫生委员”
“语文课代表”
……

班主任一边听,一边刷刷的在稿纸上记着,写着写着她突然顿住,疑惑的问道“没人想当班长吗?”

于是办公室就这么安静了,呼吸可闻的那种。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我可以试试嘛?”

周泽楷循着声音望去,那是一个眉目清秀的男生,刚刚一直站在偏后的位置,此时见不少人都向自己看来,也微微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额,要是没人相当班长的话,我能试试嘛?”

“成,你叫?”班主任伸头看了那男生一眼后问道

“江波涛”

“还有谁要当班长吗?一个人忙不过来的”班主任刷刷记下江波涛的名字后又抬头看向他们,结果只看到一群人面面相觑。

“我。”神使鬼差地,周泽楷举起手道

6.爱的力量?
直到现在,周泽楷也不清楚当时自己为什么会举手,当时似乎什么都没想,又好像脑子里闪过千百条念头,只是自己一条都没有抓住罢了。

方明华调侃杜明总是在唐柔在场时超常发挥一定是依靠爱的力量,每当这时周泽楷就会想到当时申请班长的自己,那……也是爱的力量吗?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不善交际的自己就这么当上了轮回的班长,就这么成为了江波涛的搭档。

最默契的搭档。

7.习惯性的打闹
“小周,下课去一趟老陈办公室”江波涛见他醒了便道
“啊?哦……”周泽楷回过神,愣愣的答道
江波涛笑着跟他半假半真地抱怨:“学校也真是,都快期末了还那么多事,都不让人好好复习的么”

周泽楷也跟着他笑:“就不让你复习”

“小周你也太坏了吧!打你了!”江波涛轻轻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与其说是在打他,倒不如说是在给他顺毛。

周泽楷被这样打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得眉眼弯弯:“一样的呀!”

江波涛冲他做了个鬼脸“小周你成绩那么好,复不复习都差不多,我不复习可就惨了”

周泽楷眨眨眼,歪头问道:“帮你?”

江波涛一愣:“嗯……”

这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老师来了!”江波涛慌忙转过身去,周泽楷也回头去拿这节课要用的书。

谁都没有注意到,对方通红的耳尖

8.只有对方记得的小习惯
后来的每个午休,周泽楷都会做到江波涛旁边的位置上,和他一起复习。

周泽楷注意到,江波涛做题的时候喜欢转笔,他并不像广告那样,把笔转成金箍棒,只是想题的时候,习惯性的把玩着手里的水笔。

周泽楷有时也学着他转笔,却总是一不小心就把笔甩到地上,然后趴到地上找半天笔……几次以后,周泽楷再也没有转过笔。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喜欢在草稿纸上画火柴人。练习本的格子成了天然的栏杆和地面,一个个火柴人在本子上跑啊跳啊转啊,每到画的开心的时候,周泽楷总是会把稿纸递给江波涛看,他的眼睛漆黑如墨,泛着开心的光。

“他真好看”他想

9.传遍学校的绯闻&“最好的朋友”
“我说班长,有人喜欢你你知道吗?”一天下课,孙翔蹦哒到周泽楷的座位前八卦道“据说还是隔壁班的班花诶!”

“啊……?”周泽楷一脸迷茫的看着孙翔

“有好看姑娘追你啊班长!真的不考虑一下吗!”吕泊远也来凑热闹

周泽楷摇摇头:“江……”

翔&吕:“啥?班长你喜欢班副?”

江波涛听到自己的名字,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孙翔抢先道:“班副你知道吗!隔壁班班花喜欢班长,结果班长说他喜欢你!!!”

江波涛意外了一下,看向周泽楷:“小周?”

周泽楷摇摇头,问道:“江,这是八卦?”

江波涛失笑道:“我怎么知道啊……”又转头看向吕泊远“到底怎么搞的?”

吕泊远理了理思路,道:“据小道消息说隔壁班花喜欢咱们班长,孙翔问班长要不要去追,班长以为这是谣言所以想找班副你求证一下,但因为表述不清被我们误以为他喜欢你了。”

不是误以为啊……周泽楷一边想着,一边点了点头。

江波涛听完,“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和小周啊……是最好的朋友,是吧小周?”

“嗯”

10.无法明说的暗恋

他盯着自己好久了。

周泽楷偏了偏头,“江?”

江波涛回过神,笑道:“小周你长的也太犯规了,特别容易让人走神欸”

周泽楷有点脸红,却盯着江波涛的眼睛认真道:“江,也帅”

听了这话,江波涛眼神暗了暗,笑得有点无奈“小周你这么夸我,我也追不到n……我喜欢的人啊”

周泽楷一怔“江……有喜欢的人?”

江波涛靠着墙,有点出神地看着窗外“是啊……”注意到周泽楷看向自己的眼神,回过头冲他笑了笑“他呀,是个很优秀的人呢!”

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吗……周泽楷看着笑得温和的江波涛,突然觉得嘴巴有点发干。

他抿了抿嘴,关上了窗户,对疑惑看向自己的江波涛解释道:“风大。”

江波涛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唔,要不回教室吧?快上课了。”

“好。”

江波涛怔怔地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甩了甩头,快步跟了上去。

11.最后一次升旗仪式
高三最后一次升旗的那天,乌云压顶。

仪仗队照例升旗,学生会照例换届,校长照例鼓舞学子,一切似乎和去年,前年,没什么不同。

可确实,有什么不一样了。

江波涛瞥见周泽楷严肃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周将军准备出征啦?”

周泽楷被他逗乐了。

他对江波涛认真的说:“愿你们每个人在六月的某个上午合上笔盖的那一秒,都有骑士收刀入鞘般的骄傲。”

在学校的安排中,高三的退场是有一定顺序的。好像遥远的古代,士兵们走出城门,走向战场一般

走向他们的战场。

下雨了。

12.高考结束后的短信聊天

“小周?在吗”

“嗯”

“考的怎么样?”

“还行”

“考上985不成问题吧”

“嗯,RY”

“RY啊……好厉害……”

“我可考砸了啊ಥ_ಥ……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一本……”

“能的”

“噗,谢谢小周啦,摸摸头。”

“(/ω\)”

“欸对了,小周”

“?”

……

我喜欢你

我也是

13.过往再长也不需要回忆

“周学长,麻烦帮我画一下考试重点可以吗……”

“嗯”

“周学长,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讲讲这一题……”

“好”

“周学长……”

“诶”

……
“小江,研究生考试复习的怎么样了?”
“完全没有把握啊……政治始终搞不清啊……”
“加油啦你没问题的!”

“欸!谢啦!”

“考上要请客啊!”

“好好,你们想吃啥吃啥”

……

14.多年后的相遇&我们最好的结局

四年后,RY大学正门口

江波涛拖着行李箱一脸感慨的看着“Z国RY大学”的碑文——总算找到门了!!!

“8号宿舍楼502室……8号宿舍楼在哪啊……”虽然不是路痴但对于一个陌生而恢宏的学校……江波涛真有点迷路了……

唔,问问前面的小哥吧,但愿不是新生
这么想着,江波涛拖着行李箱小跑追上了不远处的一个男生
“同学你好!能不能问一下八号宿舍楼应该往哪走?”

“啊……直走”男生似乎被吓了一跳,回头看清对方的脸后,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小周?!”
“江!”

江波涛先会过神来,笑得眉眼弯弯“我追上你了哦!”

周泽楷眨了眨眼,迅速地啄了一下他的脸。

“我追到你了。”他看着江波涛说

END。

【荣耀】全职MAD/AMV筹划

帮k(/ω\)

顾钺:


祝贺全职动漫化!
来一个搞事的全职视频组啊!
战场: b站
————————筹划群————————
视频题材不限,cp不限
必须视频!!
必须视频!!!
必须视频!!!!
MMD/AMV/手书均可!!!


人数初定15人,每人视频至少完成 1 份。(我们进群深交www)


要求:
1,爱全职,有时间有耐心剪视频的小伙伴!
2,不管用什么视频软件。爱剪辑也行。(具体进群讨论)
3,甜虐自定,恶搞也行不过适当。个人向也没问题。


时间:
目前定为三个时间
17年的5月29
17年的12月25
18年的2月14
具体以小伙伴的人数为定。
——————
来啊造作啊!!!!
对视频感兴趣的也可以进来讨论!
全职视频搞事组:   616243623


【江周/杜柔】有心栽花

梗源家中死不开花的茉莉和拔不完的杂草(。

————

唐柔送给杜明一盆茉莉花

额,因为迷的原因,这盆茉莉花每次结出来的花苞都在还没开花的时候就落了。

杜明很难过,把这件事告诉了唐柔。

唐柔拍了拍杜明的肩膀以示安慰,并表示回去问问住自家隔壁的园艺师王杰希这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听完杜明的叙述后想了想,问道“你们家的茉莉花是种在多大的花盆里的?”

杜明回忆了一下道“嗯……大概有我的头这么大?”

“那大概是营养不足的问题,它是不是一次能结出好多个花苞?”

杜明点头

“是了,下次结苞的时候摘掉几个,这样就不会出现开不了花就落下的现象了。”王杰希认真的嘱咐着“还有,别忘记除草”

——————

周泽楷是一盆茉莉花

因为他自己都不太清楚的原因,他总是开不了花。

周泽楷很难过,他觉得很孤独。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盆子里长出了一株绿色的小苗苗。

小苗苗很小,毛茸茸的,是很嫩很嫩的嫩绿色,和自己叶子上的深绿色很不一样。

周泽楷开心极了。

“你好呀大树先生,我叫江波涛”小苗苗晃了晃身上软软的白毛跟他打招呼。

“你好,我叫周泽楷”周泽楷也晃了晃自己没有花的的花枝,晃动起来的叶子们发出沙沙的声音“我是一盆花”他——或者它,总之,周泽楷解释道

“花?”江波涛摇了摇身体“我太小了,只能看到花先生的叶子,认错了对不起啊”

周泽楷抖抖枝干,叶子们又沙沙地响起来“我没有花”

“这样啊……”江波涛用芽尖碰了碰周泽楷的枝干“很孤单吧?”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虽然看起来都是在摇晃他的枝干,不过我们还是先称之为点头和摇头吧。

“习惯了”他说

“这可不是好习惯”江波涛马上回答,声音带着点笑意“我来帮你改改吧”

江波涛很幽默,和他生活在一起周泽楷常常笑得花枝乱颤。

他果然帮我改掉了孤独呢。周泽楷常常开心地想着

不过江波涛也一天天长大,终于被杜明看到了。

杜明看了看一个花苞也没有的周泽楷,想起了那天王杰希嘱咐的话。

杜明决定把江波涛拔掉。

周泽楷早就注意到了杜明凝视着江波涛的眼神,他知道杜明在想什么。因为每次杜明这么看着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少几片叶子。

周泽楷如临大敌。忙用自己的树枝把江波涛挡的严严实实。

“小周?”江波涛注意到自己被如临大敌的周泽楷护的严实,却是有点疑惑“那个人怎么了吗?”

“要除草”周泽楷言简意骇的说道

“噗”江波涛听了不但没有丝毫紧张,反倒笑了起来“害怕我被拔掉吗?”

“嗯”周泽楷一边说,一边冷静的看着杜明怎么都够不到江波涛后欲哭无泪的表情

杜明很崩溃。

他刚刚怎么没觉得这个草这么难拔啊?!

杜明悲愤的拿起手机给江波涛拍了张照发给唐柔,配字:长草拔不掉诶QAQ

唐柔回复:这草长的……

杜明:?

唐柔:好像爱心……⁄(⁄ ⁄•⁄ω⁄•⁄ ⁄)⁄

杜明:!!!

杜明放下手机。

杜明饱含深情的注视着江波涛……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视线被茉莉花挡住了

杜明叹了口气,像是感应到周泽楷的灵性似的拍了拍周泽楷的枝冠,又拿起手机给周泽楷和江波涛拍了张合照,发在了朋友圈里

唐柔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了杜明的朋友圈,还看到了配字: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长草草成心。

关于我盗泫安太太的梗的事……
我其实一开始发lof的时候还是没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反而一直在纠结泫安太太知道这事后没有联系我的事(挂记录也是这个原因)……所以一开始的lof包括后来的第二天的解释都……不是特别有诚意……只是想着以后不要再犯就好……
然后这两天有其他姑娘包括雨天的那条lof都指出了这一点,然后我也发现之前的重点完全错了所以真的……orz
盗梗这事确实是我的错,当时应该先找泫安太太问问的……哪怕是标明一下出处也好……抱歉
至于被我的事波及到的和为此困扰的妹子……我对此真的十分抱歉……如果因此和别人产生误会需要我帮忙澄清的我会尽力帮忙的……再次抱歉orz

[江周]摆渡人_壹

*设定参考克莱尔《摆渡人》

       
  ————————————
  周泽楷醒来时,天已大亮了。

  这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他平日里仗着年轻,向来晚睡早起,以至于昨天江波涛来帐中找他对弈,周泽楷竟连输三四盘,这和他平日的战绩严重不符。

  “元帅,你太累了。”江波涛在赢下他的第四盘棋后,没有再开新局,而是直视看着他的眼睛——准确来讲,是直视着他的黑眼圈。

  周泽楷无奈,他确实很累,脑袋里像是塞满了奇怪的东西,软绵绵的没心思想思考,又硌得脑壳疼得慌,可尽管这样……

  “睡不着。”周泽楷如实说道

  他确实睡不着,之前的两个多月战事吃紧,他夜夜对着自己帐内的沙盘思考着破敌良策,直到五更天才休息,没过多久又要起身带队训练。一天睡眠时间不足两个时辰,黑眼圈也是这段时间熬出来的。

  现在战事轻松不少,他也没打算再熬夜,无奈生物钟早已习惯了晚睡早起,天天三更半夜精神抖擞毫无睡意,倒是白天常常会头疼。

  江波涛见他这个样子,轻轻唔了一声,若有所思。

  晚上,士兵给他端来的,不是平日里他惯喝的浓茶,而是一碗……白开水?

  士兵注意到自家元帅疑惑的神情,解释道:“这是江波涛嘱咐我拿来的,他说元帅晚上休息不好的话,这个安神水可以帮元帅睡个好觉。”

  原来如此,周泽楷听了,不禁勾起了嘴角,也难为那人想的那么周到。

  “替我谢谢他”周泽楷将安神水喝完后,认真地对士兵说道。

  昨夜果然睡得很好,看着帐外高悬的太阳,周泽楷有点哭笑不得,今天居然一觉睡得把早操都给错过了

  不过说起来他身为元帅,本是不用带队早操的,只是周泽楷向来不擅言辞,鼓舞军心的话他说不来,只能以身作则,让士兵自己体会他们元帅的信念。

  周泽楷一边想着些有的没的,一边迅速穿戴整齐,正准备出帐时,却意外看见江波涛正在门口等着自己。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疑惑的眼神,没有解释什么,而是对他笑了笑,说:“元帅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周泽楷一头雾水,正想问要去哪,就看见江波涛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周泽楷一怔。

  在他的印象里,江波涛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虽说以离家出走的小少爷身份来到军营里,但举手投足之间并没有任何骄纵少爷惯有的自大,恰恰相反,和江波涛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舒服,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江波涛的嘴角总是噙着一抹浅笑,不过与之对应的,是他那永远古井无波的眼神。

  像现在这样,眼里的笑满的快要溢出来的江波涛,周泽楷还是第一次见。

  周泽楷还注意到,今天的江波涛不像平日那样穿着一身黑衣,而是像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穿着一件淡青色的衣服。

  方明华曾评价说小江穿着黑衣显得精神些,可周泽楷一直觉得江波涛还是穿青衣好看。黑衣的江波涛,总感觉平添了几分锋锐感,尽管这点锋锐感比起军中的其他人来,简直微不足道。

  但周泽楷还是更喜欢江波涛穿青衣,在他的感觉里,江波涛就应该像现在这样,身着青衣,眉眼含笑,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一定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吧,周泽楷想着,也扬起嘴角,不再问到底要去哪儿,只是快步跟上了江波涛。

  他应该,是不会害我的。周泽楷想着

  ——————
  已经离开营地半个时辰了,可江波涛看起来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
  
  在他们没走多久的时候,营地就已经小得几乎看不到了,而现在——别说营地了,方圆百里除了枯草能不能看到其他生物都很难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泽楷心头的疑虑越来越重,现在更是不安到了极致,没再跟着江波涛往前走。
  
  江波涛见他停下脚步,也停了下来,关切地问道:“元帅怎么不走了?累了吗?”
  
  周泽楷摇摇头,以他军人的体质,这点小路还不至于太累,只是……
  
  “我们……要去哪?”他皱起眉头问道
  
  事情的发展太奇怪了,早上睡过点不说,起床后就被人往营地外头带,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的看起来没啥用的路。
  
  周泽楷有点后悔,早上不该就这么跟着江波涛走的,别的不说,光是自己作为元帅就这么没声没息地离开军营半个多时辰回去就够被方明华罚半个月不许吃肉了……
  
  江波涛见他皱眉,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也不解释清楚,只是笑着说:“元帅不必担忧,现在军中也没什么要事,更何况,出了事不还有方副帅在么。”
  
  周泽楷摇摇头,盯着江波涛的眼睛说:“先回去。”
  
  周泽楷这人,看上去温温软软的很腼腆,其实性子犟的很,决定了的事情很少有人能改变,可惜江波涛就是这“很少”的人之一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泽楷“元帅你……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吗?”
  
  周泽楷呆住。
  
  确实,他们所在的地方四面八方几乎是一模一样,完全无法分辨来时的路,周泽楷本想把希望寄托在太阳上,却发现现在是阴天……
  
  周泽楷瞪了一眼在一边暗自憋笑的江波涛。
  
  感受到了周泽楷的目光,江波涛也没再笑话他,只是笑道“元帅还是跟我走吧,不然迷路了可别怪我。”
  
  周泽楷抿嘴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江波涛走了,迷路是小事,可是要碰到敌军的话,哪怕他武艺再高人家一人吐口唾沫就够给他淹死了,而且他还没带武器。
  
  周泽楷一路乱七八糟的想着,却完全没发现,他最初的问题江波涛连擦边球都没打就这么过去了……
  
  ——tbc——
字数:1984
债主注意查收

[江周]摆渡人_引

[江周]摆渡人_引
*设定参考《摆渡人》
——————
夜,起风了

边塞的月亮很少会被云层遮盖,可今天却是例外,厚厚的云层把月光遮了个严实,竟是连一丝月光都透不出

营地里的火把大都已经熄灭,只有巡夜兵手中的火把还在风中摇曳,散发着光和热

月黑风高,万籁俱寂

“什么人在那边!”一声大喝打破了夜的平静,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

“是我”江波涛身着一袭黑衣散步般的出现在士兵们的眼前,笑着指了指身后的营帐道“不要吵,打扰到元帅休息可就不好了”

巡逻的士兵皱了皱眉,道“你在这儿干什么?”

江波涛脸上笑意不变,背在身后的拳头却是紧紧攒起“风太大,吹得帐篷老是响,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嘁,就这点风声也能把您吹失眠了,您这么娇贵怎么不到京城呆着去。”巡逻兵又想起元帅对面前这位年轻人的优待,感到十分不忿

江波涛并未理睬巡逻兵的嘲讽,径自转身离开。

“等等!”那个巡逻士兵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喊住了江波涛。

江波涛身体却是微不可见的一僵,却是立刻调整过来,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那巡逻兵

“嘿,你这大晚上的跑出来也算是犯了宵禁令了,乖乖等着明天元帅罚你二十大板吧!”这巡逻兵也不知道和江波涛有什么仇,声音净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江波涛勾了勾嘴角:“多谢关心,不过……可能会要你失望了。”

巡逻兵愣住,待他会过神来时,江波涛早已不见人影,只余下火光随着风势忽暗忽明。

巡逻兵挠了挠头,不太明白这小子到底哪来的自信,正想离开此处到其他地方巡逻时,突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

他一下着了慌,也不顾及擅闯帅帐会造成什么后果,“唰”地掀开帅帐的门帘

帐内静悄悄的,元帅似乎已经睡熟,对于门帘被掀开没有丝毫反应。

可越是这样,巡逻兵越是不安,常年征战的士兵往往卧极警,而自己刚刚和那混小子在外头互讥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擅自掀开门帘,元帅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

元帅死了。

这个消息如风般传遍全军,这个沉默寡言的元帅向来惯用实际行动带动全军士气,他的存在仿佛是军队的矛锋,又好像是一面屹立不倒的旗帜。有他在,军队仿佛无所不能。

而现在,元帅死了。

一时间人心惶惶,地动山摇。

根据巡逻兵提供的证据,士兵们抓住了江波涛——这个敌军混进来的奸细,任务不是传递军情,不是散布谣言,而是,刺杀。

谁都没想到竟然有刺客会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入军营,谁都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快就获得元帅的信任——连江波涛自己都没想到,在他的计划里,自己至少要在轮回军待个三年五年的。

不过,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自己是否全身而退……江波涛并不在意,他早在接下任务时就做好了被千刀万剐的准备。

面对方明华的审问,江波涛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淡淡地说到——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趋避之。

他的国与他们的国正在开战,他和他们都含着满腔热血,他是他们的敌人。

凭此几点,无需多言。

周泽楷去世的一天后,轮回营内公开处决江波涛,将他乱棍打死。

end (bushi

还债了还债了啊,1100+债主们自觉查收诶嘿

心脏4+2养老院(啥

建个心脏4+2,每皮限重二

我也不知道这算啥性质,也没啥名儿,不挂签不挂图不挂名

无审,不强制上皮,来了随意唠嗑,想开戏可以自个儿开,也可以公屏,随便来,没啥规矩

不禁小白,小白大家一起带嘛,禁娘苏,不禁智障(因为群主就是),但至少得有脑子

一共就打算招十二个人,来了好好处,想撕逼麻烦出门左拐慢走不送
以上
门牌号:欢迎加入心脏4+2,群号码:426020222

巧克力控

文中提到的没见过的食物建议不要轻易尝试,这是作者的肺腑之言。诚恳的
轮回江波涛中心,粮食向
——————————分割线——————————————

江波涛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就是他其实是个巧克力控

虽然说我们轮回的副队并没有刻意遮掩自己这一没啥好奇怪的嗜好,但是可能是因为宅男心大的缘故,跟他相处了三年多的轮回一众并不知道他这一属性

所以在自助餐厅的时候,轮回的一帮宅男——同时也是一帮大老爷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副队跟个小孩儿似的隔一会儿就往巧克力喷泉那儿跑一次……而且回来的时候手里一定拿着几串棉花糖裹巧克力酱

而且不知为何,江波涛吃这个棉花糖裹巧克力时总会流露出一副奇异的表情,似乎是……满足中夹杂着几分激动?

“副队那天拿着巧克力棉花糖的表情跟我五岁小侄子似的”这是后来几个宅男私下里讨论副队巧克力控属性时吴启的评价

“我才发现副队天天训练的时候都会带一条德芙!!!”这是杜明后来仔zhang细xin观zhu察yi了副队两天后无比震惊的结论

“我原来怎么没发现副队那么控甜食啊?”吕泊远疑惑道

“那是你不长心没注意”方明华说的一本正经

对此,我们的联盟一脸表示:“是巧克力控不是甜食控……”

周泽楷挺早就注意到江波涛喜欢吃巧克力了,毕竟对方经常跟他复盘或讨论战术的时候顺手就从桌上摸出包巧克力拆了吃……而且一个星期不重样同样是白巧江波涛愣是能给他吃出德芙好时费列罗麦丽素(?)等不同款式来……跟妹子们搽口红似的……

不对虽然早就注意到,但他依然没想到江波涛面对巧克力酱会那么……丧心病狂

正常人去吃巧克力喷泉,一般都是用餐厅准备好的水果块儿或者棉花糖串沾巧克力酱吃个一两串

喜欢巧克力的人去吃巧克力喷泉,会用餐厅准备好的水果块儿和棉花糖串吃个好几串。

江波涛去吃巧克力喷泉……会一个人吃掉架子上所有的棉花糖串儿和大部分水果块,以及用巧克力酱进行各种奇怪的料理尝试……

比如巧克力酱拌沙拉,比如巧克力酱和牛奶

看起来挺正常?再看

比如巧克力酱淋棉花云(就是游乐场卖的那种一大串像云一样的棉花糖)比如巧克力酱浇冰淇淋

除了太甜也没啥?再看

比如巧克力酱拌海鲜,比如巧克力酱沾寿司。

总而言之,无论是听上去靠谱的还是一听这就不靠谱的,江波涛同志都以身犯险,自做自吃了……

围观了副队丧心病狂的全程的吕泊远表示,轮回可以在荣耀发展的洪流中激流勇进,但可能要在副队吃巧克力的泥石流中三观破碎了(……)

……
后来杜明骨气勇气问副队当时吃巧克力酱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江波涛想了想,道






“饭店里也不给个大点儿的汤勺,拿咖啡勺舀巧克力酱真的挺不方便的。”

杜明泪流满面,副队你重点错了好么!

一个长评

@路过@lof

*8作为一个学习忙如狗然而贼心不死总想抽空浪的高中生……我曾经是不怎么看长篇的

没完结的吧,嫌追文累,完结了的又没时间看……所以导致我大多数情况下在首页看到长篇都是跳过的

只有一篇例外,那就是剑走

算算时间的话我大概是在高一期中前后的时候入的剑走坑,入坑原因有三,一是我挺喜欢的一张专辑和这文同名,二是因为网配paro的设定,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的首页基本上被这文霸屏了……

网配圈是一个我一直很感兴趣,略有涉及,不咋了解的圈……所以当时没怎么想就直接戳进去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剑走当时已经更新不少了,不过我连更新的份都没看完就又被我妈管起来,后来就把这茬给忘了,直到它快完结了我才又看了一遍……

说了这么多,全是废话(。

看了别的姑娘的长评,觉着自己要说的都大差不差,不过鉴于“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不知道我有没有背错的名言,我还是说说我的想法好了

首先设定很巧,个人感觉设定就是文章的线索,剧情完全是依照设定推演
首先是两个主人公,苏神不用说,家境清贫的三好学生这种设定在苏神这里简直不能更合适,网配大神的身份也是……让我词穷的合适(。)总而言之是一个非常自然而然的设定。

叶神的身份比起苏神,让人有点惊诧却毫无违和感。我原先从来没想过高岭之花这种设定会在叶神身上展现的这么合适……而且脑补一下莫名很戳啊……!
其实说高岭之花不太对,应该说是人前正经八百人模狗样人后作息混乱死宅一个……
这样一说就觉得,果然是叶神啊(。

然后就是叶神开着一叶和君莫笑俩号的设定,这个设定应该算是文章线索之一,推动情节的发展使故事脉络清晰层次分明……咳我大概是这两天寒假作业刷多了……(鬼嘞

说起开小号精分,我觉得作者应该有非常深刻的体会(。不过个人觉得在文章里,叶神虽然开着俩号用俩声线,但是应该是没有刻意隐瞒身份精分给别人看的意思的……君莫笑高冷我推测应该是因为作为后期没啥好多说的,于是叶神懒癌平时不怎么冒泡,兴致来了就跟风排个队形啥的……不过从文章来看笑笑排队形的时候也不讲究啊……为啥会有种高冷感……
可能是话太少了(。

君莫笑和一叶知秋的差异……我推测可能是因为刚入圈的时候,君莫笑因刚刚所述的原因不怎么讲话,而一叶因为cv的身份活动的时候经常要跟人互动啥的,叶神本身也不会故意掩饰自己的性子,加上他说话实在欠扁(划掉)拉仇恨,于是三两下就和其他人混熟了,然后时间长了就是我们所见到的,活泼开朗的一叶知秋和乖巧文静的君莫笑形成鲜明对比,让人觉得这俩人半点关系也没……

文中出场不少配角,我觉得魏老大和他的研究生都算是挺重要的角色,就把他们拎出来一个猥琐三人组说说好了
魏老大作为一早就跟叶神臭味相投勾肩搭背的人,亲眼见证了叶神从一个穿着土气差评满天的死宅变成一个气场十足装逼满分的死宅,他是知道叶神“本来面目”的人,也应该是叶神工作后三次元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我想,如果魏老大也混网配或者通过黄少方锐对网配圈深入了解一下,绝对能一眼认出来一叶和君莫笑都是叶神而且会毫不留情的扒了叶神马甲并狠狠嘲笑他,虽然并没有什么好嘲笑的,但我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黄少方锐,黄少的设定跟苏神差不多,是一种非常自然的设定,没什么特别好说的,方锐是魏琛的学生这点倒让我一开始稍微惊讶了一下,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方锐大大呆过蓝雨训练营?

我觉得还有一些人物设定挺好玩的(请务必原谅因为我的词穷而冒出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形容词)比如说风城烟雨被大多数人误认为是男生,比如说提前攻博的喻文州,比如毕业生大眼儿和新生小高,比如说f大(原型是复旦吗……!)的小江,比如说叶父……叶父送别时候那段有点别扭的话真的好萌……!
还有一些出场不多没名没姓的小人物比如联欢会里的老教授比如保安大叔比如小区里的老人比如那只忘记给叶神魏老师送资料的小学妹,还有那只刷了一定存在感的鸡同学……人物形象塑造的很鲜活,类似的人物在我们生活中肯定或多或少遇见过,但是能把他们写的如此生动也挺显功力的

然后说剧情,前面说过我感觉剧情是根据设定推演出了个大概,然后利用深夜60分的关键词填补细节,作者说为了显得不挑题目所以日更……不得不说有一段时间60分题目出的挺跳脱挺神奇的……更神奇的是作者居然毫无违和感的把这些题目都嵌进文里去了……真不知道得死多少脑细胞,辛苦她了……

扯远了,《剑走》的剧情,我觉得常常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因此在没看完的时候总会对后文有一种期待感,哪怕是二刷三刷,也会因为原来没注意到/印象模糊了的小细节而感到惊喜,好像在看风景的时候还可能能发现草丛里的小礼物一样

剑走里的人物形象很鲜活,还是说说主角吧,苏神在三次里算是少年老成的那种,处事很周到,无论在哪儿都——不说很讨喜吧,但绝对不会让人太讨厌。

叶神在三次有一次形象上的改变,虽然说改变是为了让人少说闲言碎语而引起他人不必要的困扰,但是再加上他的大神光环,确实给人带来了相当高冷的形象。
后来很多人觉得没必要,问他,你这样不累么?
叶神未置可否。
我私下里揣度叶神一直这样打扮的原因,也许是因为这样打扮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可能只是纯粹觉得好好的衣服不穿可惜?
叶神不会因为被误会向别人解释什么,也不会把自己心里想的东西告诉人家,所以很少有人能走近他,能猜透他的想法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而苏沐秋就是这么一个人。

叶苏二人相处模式我很喜欢,比起恋人他们相处起来更像是……嗯……老夫老妻?(没错我又词穷……orz)
没有大多数恋人的那种腻腻歪歪的日常,有的是相互关心相互吐槽相互调戏反调戏和反反调戏,有的是1+1=负无穷的漫天废话

这样的情侣,算不算是剑走偏锋?

————————————————————
这个长评因为我写着写着突然卡住了,后面无论怎么写都觉得不对劲……虽然还有不少东西想说但都表述不清所以不得不匆匆收尾这样……_(:з」∠)_